重要公告:
鄂财网在线,实时更新最新资讯。
分享到: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正文

吴琼:行走在古典与时尚间的“小严凤英”
2020-04-29 12:24:24 点击次数:946次

  【走近文艺家】

  她是当代黄梅戏表演领域的“五朵金花”之一,被行内称作“小严凤英”。她学过音乐,做过歌手,拍过电视剧,还演过话剧、音乐剧,大概是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中跨界尝试做得最多的一位,利用从不同艺术门类中汲取的营养为传统黄梅戏带来了一抹亮色。

  当今戏曲人大概有两类,一种是追求原汁原味,严守前辈的“玩意儿”,不越雷池一步;另一种是敢于尝试、创新,不断把传统艺术玩出新花样。黄梅名家吴琼,显然属于后者。

  近一段时间,吴琼的抖音玩得风生水起,唱唱戏歌、票票京剧,最主要的还是演唱、介绍、推广黄梅戏。

  玩抖音的主意,最初还是粉丝出的。“我到各地演出,好多粉丝跟我说,‘老师,你开个抖音吧,这样我们就能经常见到你呀’。”吴琼说,那时,她还不知道抖音是什么,也没认真考虑用新媒体推广黄梅戏。了解一番之后,她发觉这确实是个可行的思路。“刚开始玩抖音时,我会发一些黄梅戏的知识、唱段以及我的生活点滴,后来越来越集中于黄梅戏。有一天,我女儿说,她的同学刷抖音看到了我,关注了我,觉得黄梅戏非常好听。逐渐,我的粉丝越来越多了,喜欢黄梅戏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吴琼说。

  吴琼不仅在抖音上普及黄梅戏,还结识了许多年轻朋友,积极了解当今年轻人喜欢的艺术门类和表达方式,思考将其与黄梅戏结合。在吴琼看来,戏曲的包容性很强,蕴藏着无限可能。

  吴琼早年成名,被行内称为“小严凤英”,也是当代黄梅戏“五朵金花”之一。扩展黄梅戏的边界,探索戏曲与其他艺术“嫁接”的可能性,是吴琼的长期追求。在众多黄梅戏演员中,吴琼大概是跨界尝试做得最多的一位。她学过音乐,做过歌手,拍过电视剧,还演过话剧、音乐剧。吴琼觉得,多看看、多学学其他艺术形式的优点,哪怕没有跨界成功,对自己的表演也会有好处。“虽然有句话叫‘隔行如隔山’,但艺术在审美层面总是相通的。”吴琼说。

  2018年,吴琼跨界主演音乐剧《哎哟,妈妈!》。《哎哟,妈妈!》的两位作曲赵玖玥、熊伽霖对黄梅戏并不太熟悉,吴琼为他们提供了黄梅戏的基本素材,并共同切磋、筛选,确保剧中的黄梅唱腔地道纯正。无心插柳柳成荫,作曲家对黄梅戏的陌生感、新鲜感,恰恰使得他们的音乐设计突破了黄梅戏的常规形式,不用传统过门儿,采用人声和声来衔接黄梅戏唱腔,新鲜别致。

  解决了“唱”的问题,还要关注“说”。黄梅戏旦角儿以唱为主,念白并不多,吴琼坦言,她说台词的功夫不如演唱那么强。《哎哟,妈妈!》中的大量台词一度让她的嗓子感到吃力,于是她调动多年来的舞台演出经验,花了两个多月,去寻找用气息支撑讲台词,同时又不带戏曲范儿的语言感觉和表演节奏,终于能够应对自如。

  吴琼勇于跨界尝试,但从未忘记老本行。在黄梅戏领域,吴琼同样是勇于创新的“闯将”。在黄梅戏《太白醉》中,工旦行的她反串生行,塑造了黄梅戏舞台上的首位诗仙李白。在以往的演出中,吴琼习惯弱化戏曲程式而强调表演的生活化,对《太白醉》起初也这样处理。然而,吴琼在观看自己的排练视频时,渐渐发现了问题。“女演员演旦角,自然流露,生活化一点没关系;但反串生行演男性角色,如果没有程式的加入,观众会觉得不像。”于是,她开始调整表演习惯,在该剧北京演出前,又得到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黄新德的指点。《太白醉》在北京演出后,吴琼获得了相当高的评价:“把程式‘化’在了人物之中。”

  吴琼一向注重演出中观众的反响和回馈。“我在北京演《太白醉》的时候,有几处观众的反应很积极,这是在外地演出时所没有的,我就想把这种效果巩固住。”吴琼说,“前辈名家之所以能创造经典,正是在无数次舞台实践中,尊重观众反馈,反复探索、调整的结果。好戏,是演出来的。”

  好戏是演出来的,也是琢磨出来的。吴琼喜欢琢磨戏——不仅新创戏要下功夫揣摩,演出过上百遍的老戏,如《女驸马》《天仙配》,她也总是留意寻找作品的新鲜感。“某一点上的新鲜感,可以带动整场演出的兴奋点,如果演戏总是一个样子,那就太过无趣了。”她说。

  比如,《天仙配》中有个七仙女撞董永的戏,吴琼时常改变演法,尝试怎样撞更有趣、更好看;《女驸马》中,女驸马与刘大人的对话,吴琼就会根据现场演出状态调整语言节奏,让对话更有“戏”。“有时候演员说完一句词,观众会笑或者鼓掌,这时候演员就应当停顿,等观众的反应过后再继续念白。如果对观众的反响不管不顾一味‘傻’演,效果肯定不好。”吴琼说,剧场艺术在一定程度上是演员与观众共同完成的,好演员应该有与观众互动,把握演出节奏与局面的能力。

  说来容易做来难,这种能力需要长期的艺术实践积累,才能慢慢培养起来。有一次,她和搭档演出《红罗帕》,演到女主人公陈赛金请求丈夫王科举不要将自己赶出家门这一充满悲情的段落时,王科举的一双帽翅,突然掉了一个。面对突发的舞台事故,吴琼不慌不忙地一边唱着渴望丈夫将自己留在身边的唱词,一边把帽翅拾起来,轻柔地插回王科举头上。这个处理既救了场,又符合陈赛金当时的心情。

  吴琼利用从不同艺术门类中汲取的营养为传统黄梅戏带来了一抹亮色。骨子里的传统与个性中的现代,也让吴琼成为今天黄梅戏领域的一道独特风景。

  (作者:罗群,系青年戏曲评论家)

【编辑:田博群】

分享到: